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心中的那个女孩 站在槐下望山枣,亦有风景亦有情_情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4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山下又多了一个仰头观望的人,高中分班后我的思念便随着过往留在山上了。朋友们知道我的是不舍山上的风景,有那高大的酸枣树可以摘酸枣吃,有那像一层雪覆盖着的槐树摘槐花,还有几盆老师们养的各种花卉,更有那相伴一年之久的木桌椅,还有在山上那“一览众山小”的高大之感;但别人不知道的是我更在意的是山上的人,是那曾经每天都能看到的、熟悉的、学习的背影。她便是我们班上的第一名,不知是对于她的第一名的崇拜和羡慕,还是对她的一种暗自喜欢,每次见到她就总是想去上面想上去搭话,却又迟迟,害怕不敢。

而她总是在低头学习,那碳素笔在她的手心中似乎一刻都不停歇似的;而我也更喜欢看那笔尖,如游龙般的在纸上沙沙做响,像是笔尖在跳舞。但这是高中,我只得把这份不知是尊敬还是崇拜,或是一点点心动的感觉压在心底;或是挂在那高大的酸枣树上,让人看不到;或是藏在那槐树根下,让人找不到。

最喜夏秋之际,槐花与酸枣树竞相的先后开花,但却不争艳。槐花的香味随山势而下,静静的跨过我们山脚教室的门槛扑鼻而来,把我弄得心神荡漾。这对于正在学习中的我来说,既是一种享受,更是一种煎熬。夏秋之际,我们山下的学生好多都往山上跑,是去摘酸枣吃或是闻那芳香扑鼻的槐花。而我便从不敢往山上,我在山脚下往山上爬,但是从来没有爬到过那酸枣树。我去过槐花树那里摘过槐花,味道很甜,但也远不及那芳香的气味。槐花在我心目中就是那种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的感觉,香味沁人心脾,但若品尝一二,便有些腻了。

要说说我为什么不敢去酸枣树旁了?酸枣树旁有一间教室。那是我曾经的教室,我没有搬到山下时的教室。教室里第三排中间座位的便是那曾经的班上第一,不知出于什么感觉,我每每想去摘酸枣时便止步于那半山腰;不敢多进一步,亦不敢后退一步,只能在一个恰到的角落去观望那枣树,更观望枣树旁边的教室。

我的目光是透不过教室的,我只能看见教室外面那红砖垒成的墙面和那绿漆涂成的窗框。后来的我几乎每天都会去,晚上的时候偏多,晚上没人,我自己散心之际也不乏看看那高大的酸枣树,或是在那槐树底下徘徊。我抚摸那槐树的躯干,这是一株至少有几十年历史的槐树呀,它在这里经历了风风雨雨,见证了多少莘莘学子考上高校,它也是在这里接受过多少莘莘学子的祈求、祝福呀。树很高,花很香,这造福了多少,这山上的万物生灵啊。

晚风吹过,我便在树下不断徘徊,我只得把这份思念深深地交给槐花或那在我仰头之际的酸枣树吧!夜晚的星空很美,仿佛星星在天空中点缀了一株硕大的枣树,又像是槐花。乌云遮住了望月,我想那是树叶飘到月亮上了吧。一阵微风拂过,带来了槐花的香味,芳香扑鼻,让人陶醉于山中;此时我竟忘了我是一名学生,而更像是一名居住在山上的山中居士。这花不如盆栽花那样矫情,亦不如大树那样高冷,它的花香弥漫了整个整座山。

不知不觉这曾经的往事,在我眼中再次浮现。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母校好些年了,我前几次回母校的时候,都会去山上游玩一圈;我曾经是从山上下来的,但之后又不敢再回山上。每次都会去抚摸那高大的槐树,又去看那满身荆棘的酸枣树;我想我老了,但你们还年轻啊!

看了看教室的红砖、黑瓦、绿漆、木门,一切都是从前的样子,一切都没变,除了教室里的学生和长大了的我。不说了,我要去那酸枣树上,或是槐花树下去寻找我当时埋藏的思念了......